第84章 寄人篱下
作者:亦清欢 | 时间:2021-09-18 08:16 | 字数:2153 字

喻千雪没有再说话,苍白的脸依旧莹润动人,缓缓起身,看了看身上的衣服很陌生,她也不想再去考虑是谁帮她穿上的,起来下床走了几步,身体里的痛渐渐驱散,她精神还算好,拉开窗帘看着外面,新生的太阳散发着耀眼的光芒。

南宫擎轩买好早餐上来,看着她的背影,一口气松了下来。

“还有事吗?难受不难受?”他挺拔的身影走过去,忍不住将她紧紧抱在怀里,滚烫的气息贴着她的脸说道。

温暖的感觉席卷全身,喻千雪却身体微微僵硬,小脸苍白,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恐惧。

“现在七点多,我赶得及去公司。”她冷下脸,轻声提醒他。

南宫擎轩开始不明白她的含义,半晌才听懂,心里一阵不舒服的刺痛。

轻轻将她翻转过来,他的脸色也很难看,却轻轻抚摸上她柔滑的脸,暗哑地低声道:“今天你生病,可以不去。”

喻千雪心里微微惊讶,却还是脸色发白地倒退一步,戒备地看着他:“不必了,我已经好了,没什么事可以去公司。”

南宫擎轩深邃的眸子里风云翻涌,目光复杂地看着她。

“喻千雪,我不逼你了,我们好好相处,行吗?”南宫擎轩走过去,双臂缓缓撑在她身后的墙上,低低的声音从胸肺里发出来。

喻千雪清澈的目光里充溢着凛然的倔强,摇摇头:“只有一个月,你已经用了一个星期了,剩下的时间我数的很清楚,南宫擎轩,希望你说话算数。”

南宫擎轩忍了一下情绪,却还是没能忍住,一把拉过她的腰攥紧在怀里,逼近她白皙的小脸低声道:“你一定要这么倔是吗?我知道昨天是我错,我没能弄清楚,我”

喻千雪惧怕着他身体的贴近,提起昨天的事她脸色更加苍白,倔强的眼睛里有绝望的泪水在轻轻浮动,整个人虚弱到了极致。

南宫擎轩说不下去,咬牙忍了一会才放松对她的钳制,却依旧抱着她,轻轻抵住她的额头:“喻千雪,我放不了你。”

喻千雪心里闪过一丝荒凉,她清楚地记着他的话,她不过就是个随便拿来玩玩的女人,不过就是个玩物,没什么放不了,这种破布一样的地位,丢了就丢了。

难以忍受这种煎熬的沉默,南宫擎轩拉过她冰凉的手,圈住她的腰,柔声哄着:“我买了粥,多少吃一点,就算要跟我犟也有了力气再说,恩?”

喻千雪虚弱的身体一天没有进食,只能任由他拉着到床边坐下。

凝视着白色盒子中清淡营养的粥,喻千雪的眼眸里浮起一层淡淡水汽。是,一个月,一个月之后她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,还是可以有尊严有人格地活,她怎么能放弃?

拿过他递来的勺子,她一口一口吃着,哪怕眼泪掉进碗里也一样坚定地吃完,突然之间就想知道小柔在国外怎么样,她是不是过的很好,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,有没有坚强。

南宫擎轩在一旁看的心如刀绞,脸色铁青。

忍不住走出去点了烟抽,修长的手指按压着太阳穴,真的搞不懂自己,这个女人刚开始的时候不过就是有兴趣霸在身边玩玩,可现在为什么越来越戒不掉?

整整一个月,南宫擎轩像是变了一个人般对她温柔有加,任何的事情都能照料得很好,只是唯一的一点,遵从她的意愿不再碰她,只因为每次亲近她时她那虚弱却又戒备如小鹿般的眼神,南宫擎轩第一次为个女人忍了这么久的浴望。

大多数的时间他工作结束都留在碧云山庄,很少回南宫家。

清晨的薄雾慢慢散去,被子里的温暖让人贪恋,南宫擎轩感觉怀里的人动了一下,自己也慢慢清醒过来,搂紧她,悱恻的吻落在她额头和侧脸上。

“冷不冷?”南宫擎轩低沉的嗓音响起,滚烫的气息喷洒在她耳畔,“我说过这里的空调可以变频制冷制热,你就是不打算开是吗?”

喻千雪被抱得很紧,呼吸都不太顺畅,睁开蝶翼般的睫毛,她开口道:“我不习惯冬天里还开空调,你喜欢可以开,我没意见。”

南宫擎轩的目光逐渐变得危险,翻身而上,眸子宛若野兽般凝视着她。

他健硕的身体下方,清晨觉醒的开始变得热度。喻千雪感觉被子里被灌入冷气,更清醒了一些,水眸对上他眼底的热度。

“还剩下多少天?”他突然冷冷问道。

喻千雪忍受着他带来的悸动,清晰回答:“九天。”

“呵……你倒是记得清楚!”南宫擎轩怒极反笑,冰冷的眼神几乎能刺穿她。

喻千雪并不说话,目光里的绝望和坚定一起交织着,她的确期待着那个日子,让自己自由,让自己不再寄人篱下,不欠谁什么,也不用每个深夜都忍受着屈辱的煎熬!

南宫擎轩暴怒的火焰燃烧着,猛然压低狂吻住她的唇。

喻千雪被他狂烈的动作吓到,迎接着他带来的狂风骤雨,意识宛若在巨浪中沉浮一般,他手掌扯着她单薄的睡衣,在全身一凉的触感中,喻千雪能够感受到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的遮蔽。

想起那一天她也是这样全身赤,被攥着头发紧贴到落地窗上被整个世界的目光……

喻千雪浑身一震,强烈的鼻酸涌上来,用最大的力气推着身上的男人,哽咽嘶喊:“……不要碰我……南宫擎轩你滚开!不要碰我!”

曾经所受的屈辱,如放电影般在脑海里放大,再放大,清晰得宛若刚刚发生一般!喻千雪眼泪掉下来,眼底闪烁着决然荒芜的光芒,狠狠推开着,拼命扯过破碎的睡衣裹住自己。

南宫擎轩不得已放开她,双眸中火燃烧,撑开双臂在她上方凝视着她。

他当然知道她想起了什么,那天的事,对她伤害太大了!

喻千雪剧烈呼吸着,手指骨节泛白,一直在颤,她狼狈地后退,蜷缩,遮掩着自己身上暴露的部分,仿佛下一刻再逼她就会咬舌自尽一般。

南宫擎轩的心被狠狠刺痛,靠过去抱着她,亲吻她的眼睛和唇,她歪过脸,他就扳过她的下巴继续悱恻地亲吻,抚平她心里酸涩的决然。

“我向你保证以后再也不会那样……恩?你的身体只是我一个人的,我不会在那样侮辱你,除了我之外谁都别想再碰你……乖,不要再想了……”